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诗歌大全 >正文

鼻血背后的癌症村:村民被工厂保安打断腿

时间2020-09-17 来源:若初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9月开学,本来是与小伙伴们重逢的欢乐季节,但温州乐清市北白象镇第九小学(以下简称“第九小学”)的学生们,却因为集体性的恶心、胸闷、流鼻血,不得不紧急停课。

  近日来,第九小学成了全国关注的焦点,在之前的报道中,人们集中关注的是孩子们的健康,但羊城晚报记者实地采访后发现,这所小学所在的磐石社区,四年半中已有121人死于癌症,成了典型的“癌症社区”。有报道称学生们流鼻血是因为新校舍装修,但家长们普遍认为是因为周边林立的化工厂和电镀厂废气排放超标,学校、厂方、环保局、学生家长各执一词。

  黄小莉(文中村民姓名皆为化名)的儿子在第九小学读三年级,丈夫前几年突然去世,她与儿子相依为命。9月3日晚上吃过晚饭,儿子流了点鼻血,第二天早上醒来,又流了更多鼻血。“当时我以为是秋天干燥,弄了点莲子之类去秋燥的东西给他吃。”9月4日早上送儿子到学校,黄小莉闻到了空气中阵阵刺鼻气味,有家长围在校门口讨论自己孩子流鼻血的事,她才知道流鼻血的不止她儿子一个人。“6号,我儿子又流鼻血了。我几个晚上都睡不好,吓死了,我就这么一个儿子。”

  黄小莉后来才知道,这几天至少有21个孩子流鼻血。因为统计的只是主动去找学校的人数,所以实际流鼻血人数可能更多。

  钱瑾兰的儿子10岁,虽然没有流鼻血,但医生检查下来,他“肺部毛细血管出血”、“小气道功能病变”、“轻度阻塞性通能障碍”。陈虹的女儿在第九小学读三年级,她嫂子生了对龙凤胎,读四年级,陈虹的女儿和龙凤胎侄子,肺部胸片都显示有阴影,他们这才知道,孩子持续多年的咳嗽和污染有关。

  “本来搬去新校区小朋友们都很高兴,没想到才几天就停课了,”陈虹激愤地说,“污染工厂不搬走,硬要我们去读书,我们的孩子是在拿生命换知识。”

  第九小学,原名磐石小学,坐落在乐清市北白象镇磐石社区的西门村。在2011年之前,这里隶属于磐石古镇,之后磐石镇合并入北白象镇,磐石小学也改名为北白象镇第九小学。磐石镇紧靠瓯江入海口,与温州市区隔江相望,背山面水,几百年前就是人杰地灵的风水宝地。这里是著名的侨乡,每年都有曾在磐石小学就读的学生考上北大,如今健在的最出名的校友,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秘书长林建海。

  根据《乐清市生态功能区规划(2006-2020年)》,磐石属于准入区(乐清市西南部景观和水源涵养生态功能区)。

  但走在磐石,感受到的却与“生态”完全相反。多位家长像接力赛一样,带着羊城晚报记者走访了村里的居民,并用步行丈量了周围化工厂、电镀厂的紧密程度。

  在西门村口,有一癫痫病患者发作的时候会翻白眼吗座大牌坊。从牌坊往东走500多米,就是第九小学的老校区,它与牌坊和西街密集的各种老宅相称,展现出百年学校的古朴风格。从牌坊往北走200米,则来到了这所小学的新校区,一座凹字形的教学楼,一座综合楼和一座体育馆。

  从老校区往南就是瓯江,两者的直线米。瓯江边,村民眼中的污染企业一字排开,最大头的要数乐斯化工、东方电镀厂,还有前几年因为发生大爆炸和毒气泄漏而搬走的乐安化工。“这些工厂都存在十几二十年了,老牌污染区,”为记者指的村民说,“东方电镀厂里有100多个电镀小作坊。”村民提醒下,记者看到,东方电镀厂沿瓯江有一排门面,好几口都贴着招聘电镀工的招聘启事。

  新校区正北面,是两三个足球场大小的一片稻田,稻田西北侧,是另一污染重地。村民带着羊城晚报记者,从稻田西北侧的小一直往北,沿途见到了密集排列的电镀小作坊。由于第九小学学生流鼻血事件,镇里组织紧急拆除违章建筑,这一带的小作坊正在拆除当中。几个未拆完的作坊里,记者看到简陋的储水桶,墙上的铁锈,地上黄中带绿的铜锈。稻田最北侧的水沟呈现出墨汁一样的黑色,走到水沟附近,浓烈的刺鼻味很快让人感到嗓子发痒。过了水沟,则来到了塑料粒子作坊区域,大量的生产废渣,被装在蛇皮袋里堆放在空地上,大多数蛇皮袋已经破裂,粉尘四散,空气中还弥漫着另一种与电镀作坊周围不同的刺鼻气味。

  走到这里,有村民骑着摩托车过来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后面有黑衣人。带村民于是兵分两,一快速从后面小道离开,一带记者去附近的北门城隍庙。城隍庙北门附近,有一个养鸡场,棚舍遮盖得很密,村民指着说,鸡棚里也有小作坊。记者跟随村民从城隍庙后门进前门出,才甩掉了尾随的黑衣人。绕过正在准备做法事的老人们,村民指着庙区院子里面拆到一半的房子说,这里也是一个电镀作坊。

  回到新校区,在西北侧400米的地方,有一片热火朝天的工地,数栋厂房已经封顶。这是正鑫金属件加工中心,村民们说,它跟东方电镀厂类似,属于附近仅有的两家有牌照的电镀厂。

  调查组认为,小学生们流鼻血,也与新校舍甲醛超标有关。于是,第九小学的校长朱启明向羊城晚报记者仔细介绍了学校各处工程完工的时间。

  朱启明说,新校区目前就启用了凹字形的教学楼。这里的内外墙粉刷于去年10月份完工。教室门是今年3月开始油漆的,4月油漆结束。窗框都采购了铝合金的,不用额外油漆。课桌椅是去年年底采购的,从今年2月开始,就存放在隔壁磐石中学吹风。

  “基本上都吹了半年到一年了,你去看,有些角落里还有没来得及清理的蜘蛛网。”朱启明说,之前有报道,学校新完工的塑胶跑道气味刺鼻,这些都不真实。“癫痫患者饮食需要注意哪些细节我们的操场目前还只是一片泥土,完全没有塑胶跑道。”

  在停课3天后,环保局带了仪器来测量空气质量。但目睹测量过程的村民对此并不满意:“学校只有体育馆旁边一个铁架正在油漆,他们偏就拿仪器到那里去测。电镀厂、化工厂那么多,他们为什么不到电镀厂门口去测?”

  新校区和老校区直线米,为什么到了新校区学生才集体流鼻血?朱启明面对这个问题,给记者画了一个周边区域地图后分析:刚开学那三天吹的是西北风,学校西北侧那些密集的地下小作坊散发出的毒气,经过稻田后,直接吹到了新校区。“老校区好歹还有其他建筑遮挡,村民们一起分担了毒气。新校区则完全无遮无挡。”

  孩子们流鼻血,刺痛了村民们脆弱的神经。今年6月,村里37岁的南倩被查出得了急性白血病,联想到最近几年村里的癌症死亡人数,有心的村民做了统计。

  统计结果触目惊心:从1999年至今,仅东方电镀厂、乐斯化工厂背后的直河这一条巷子,就有13人死于癌症和白血病。在磐石社区(包括磐石东村、南村、西村、北村、陡村等),从2009年1月到2013年6月,就有121名村民死于癌症,其中年龄最大的83岁,最小的26岁。

  南倩如今经常要去温州市区的医院进行治疗。除了白血病,她还被查出患有十二指肠溃疡、胃炎伴糜烂、肾错构瘤、肾囊肿和结石等并发症。很多小学生的家长和南倩是同龄人,看到她,大家都想到了自己。看到学生们流鼻血,大家更是惊恐地联想到孩子的将来。

  黄建民是村里最早意识到工厂污染的人之一,他们家付出了两个壮年人的惨重代价。1999年,他陪父亲看病,拿到了“白血病”的诊断书,医生直接问他,你们家附近有没有化工厂。他这才想起,父亲承包的果园,距离乐斯化工厂不到500米。令他想不到的是,7年后,他又不得不送走自己的哥哥,而哥哥去世时只有39岁,死因是食道癌。

  “我们磐石是古镇,明朝就是著名的抗倭重镇,1997年就是温州第一批小康镇。2011年却并到北白象镇去了,连自己的镇名都没了,为什么?就因为现在提到磐石镇就有人说是污染镇,如果不是因为污染严重,怎么会被并掉?”村民赵婷婷说。

  “乐安化工厂、乐斯化工厂在我们这里建厂都十几二十年了,刚开始我们都觉得是好事,最近几年才意识到,这些工厂有多害人。”钱瑾兰介绍,三年半前,乐安化工厂发生大爆炸,死了两个人,当时刺鼻气味弥漫在整个村子里,村民们全都逃走了不敢回家。

  根据公开材料,乐斯化学有限公司创建于1989年,其前身为乐清市化工一厂,主要生产酸性染料、农药和医药三大类产品。它是浙江省首批诚信示范企业,癫痫病杭州哪家医院好浙江省第一批清洁生产审核示范单位,连续十多年被评为浙江省信用等级AAA企业,温州市、乐清市先进、重点、明星企业,百强纳税大户。

  这家明星企业的下,村民们却发现,厂里经常散发出红色、烟雾,并不时发出刺鼻气味。在乐斯化工所在的瓯江下游2公里处,曾有人打算建厂房,结果挖地打桩,发现下面泥土全被黑色酱油样的污水渗透。紧邻其后的直河村民都不敢开窗,附近村民都知道不能吃本地种出来的大米和蔬菜。

  村民们委托浙江工业大学有关实验室作出的检测结果显示,乐斯排出的废水中三氯乙烷和二氯苯都超标。“华测检测”机构的一份检测报告则显示,该厂排放的工业废水中,二甲苯超标10倍。

  2011年,村民代表、镇和乐斯化工厂在几番交涉后达成了三方协议,乐斯于2012年7月31日前完成对磐石厂区生产线的搬迁。但是最后这件事情不了了之了。

  今年6月,磐石有7个人因为癌症在一个月之内相继去世,村民们积蓄已久的再次爆发,他们找到乐斯化工讨说法。乐斯给出了赔偿部分钱财的条件,但是村民们不答应,他们只求赶走这个污染源。“先是老人妇女去乐斯门口,发,去乐斯各个车间厂房不让他们开工。后来乐斯出来打人了,村里年轻男人就都去了。”赵婷婷说,村民和乐斯化工的保安等人发生了冲突,有人被打断了腿,有人被打聋。

  经过激烈的斗争,今年8月4日,乐斯化工的有关负责人又重新签署了一份承诺书,答应在3个月内完成搬迁。不过,就在8月27日,乐斯化工的实验室发生爆炸,然后车间着火,刺激性毒气又了一阵。

  在第九小学周边1公里范围内,一共有两家电镀厂持有牌照。一家是已经被查处排放超标的东方电镀厂,另一家则是正在建设施工的正鑫金属件加工中心。

  记者找到了2009年出具的《乐清市正鑫金属件有限公司金属件加工中心建设项目影响报告书》,其中指出:根据《乐清市生态功能区规划(2006-2020年)》,第九小学及其周边1公里范围所在区域,都属于乐清市西南部景观和水源涵养生态功能区,属于准入区。不过,2009年,这一地块的用地性质被调整为二类工业用地。

  值得注意的是,这份环评报告书还有一个核心内容:项目投入使用后,产生的废水,“纳管入乐清污水处理厂”。

  记者在网上搜索到,乐清污水处理厂是乐清市唯一的大型污水处理厂。但是,来到该厂,记者才发现,以上环评报告中的说法纯属。

  记者实地走访发现,乐清污水处理厂距离正鑫金属件加工中心,大约有3公里。这显然不符合一个排放强酸强碱的重污染企业,在污水处理设置上的常规距离。因为电镀幼儿癫痫初期表现厂废水腐蚀性强,3公里长度的废水管网,成本太高。

  乐清污水处理厂副总经理潘中信,也向羊城晚报记者了环评报告的。“正鑫从来没跟我们接洽过。我们只处理生活污水,工业污水不在我们处理范围内。”他介绍,电镀厂废水,含有大量强酸、强碱液体,极易对管道进行腐蚀。“如果电镀厂污水进来,那我们这里的污水处理管网、水泵,肯定都很快被腐蚀掉,整个污水处理厂都要瘫痪。”

  就是这份关键内容的环评报告书,获得了环保部门的通过,正鑫电镀厂凭着这份环评报告书,地在距离第九小学400米处开工了。

  9月12日,羊城晚报记者找到了乐清市环保局党组、总工程师陈加强,他表示,有关环评报告、企业选址的环保审批,要根据企业规模不同来决定由哪一级环保部门审批。对于正鑫金属件加工中心、东方电镀厂的环保审批,他表示一时不清楚该属于哪里审批。

  采访中,陈加强一再提醒记者,学生们为什么在搬入新校区的节点上流鼻血,如果是整体问题,为什么以前没说流鼻血?为什么旁边的磐石中学没有出现学生集中流鼻血?

  不过,周围企业排污导致污染的事实毋庸置疑。乐清市宣传部统一发布的消息显示,环保部门在村南的东方电镀厂里,查出“铬酸雾”超标。

  9月13日,乐清市委常委会研究决定,由乐清市纪委(监察局)牵头介入调查北白象九小事件,根据事实情况,依法依纪对事件相关责任人作出严肃处理。根据干部管理权限相关,对市环保局监察大队北白象中队中队长、市教育局北白象教育学区中心主任、市国土资源局北白象管理所所长、市住建局北白象管理所所长、北白象镇磐石社区主持工作副主任予以检查。责成市环保局对东方电镀厂等企业涉嫌非法排污问题进行立案调查。责成市国土资源局、市住建局和北白象镇加大对辖区内违法建筑拆除力度。责成市教育局加强对学校安全工作的检查管理力度。

  乐清市外宣办的吴昊,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乐清市正在经济开发区乐海围垦功能区地块,建设市环保产业园区。未来,几乎整个乐清市的电镀企业,都将进入该园区,进行整体搬迁、统一管理,以环保排放指标的达标。

  调查组对学校周边污染企业“立案调查”,而非“查处”。这让家长和周边村民们非常不安。很多家长告诉羊城晚报记者,有牌照的企业,每年也都经过了环保局等部门的层层审批和检查,可污染依旧。如今调查组让环保局进行立案调查,家长们担心这些调查的性。“到时候又不了了之,这里已经是癌症村了,污染企业不搬走,我们怎么孩子的将来?”

  总裁做完留在她身体里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