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短文学 >正文

不治之症

时间2020-06-23 来源:若初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省师范学院的老同学要搞一次聚会,二十年啦,时过境迁,天翻地覆,难得的大喜事啊,聚会前夕,老班长一清点人数,发现还少了一个人:孙强。

孙强自毕业后,就一直失去联系。老班长四处打听,几经辗转,才知道孙强在一所山村小学教书。

同学聚会,一个都不能少,于是,老班长驾着小车,向那所学校驶去。

一路上山清水秀,鸟语花香。找到那所学校,见到老同学孙强,老班长真认不出来了:两鬓微白,颧骨凸出,胡子像乱草,脸色像白纸。走进孙强的小屋,一台小黑白电视机,桌椅缺胳膊少腿,煤炉上一只药罐“噗噗噗”地响,一屋的药香。

老班长问起孙强的家庭情况,他说:“两个孩子,一个小学一个初中,老婆在家务农,自己得了一种慢性病,长年药罐不离……日子虽然清苦点,但一家人倒也心平气和,开心知足。”

孙强也问起同学的情况,老班长向他一一介绍:“朱勇改行当了镇长,张非改行当了副局长,李山改行当了片区警长,赵娟在县城一小当了校长……”老班长最后说:“其他同学都捞了个一官半职,只有我这个老班长每天起早摸黑,做点小生意,赚点小钱。”孙强听了,一脸羡慕:“你们都混得人模人样,只有我没出息。”

当天,老班长把孙强接回县城。次日聚会的酒席上,其他同学天南海北,滔滔不绝,癫痫病如何治能治好调侃戏谑,不顾不忌,觥筹交错,极尽豪气,只有孙强坐在一角,寡言少语,不烟不酒,显得很落寞。

宴席散后,老班长向同学们提议,给孙强一点帮助。老班长自己先掏了一千元,其他同学你三百,我四百,很快凑了六千元。老班长把钱包好,递给孙强:“这点钱,你拿去治病吧,免得同学们担心。”孙强涨红着脸,用手推开:“谢谢同学们的好意,这钱我不能收,现在我自己还能治。”老班长把钱往孙强手里一塞,故意板起了脸:“这点面子也不给?这是同学们的一点心意,如果你嫌少,就不接算了。”孙强张口结舌,手足无措,只好接了。

一年过去,那天是教师节,老班长正在看县电视台播放的教师节活动报道,其中还报道了镇中心小学的教研成果,在接受采访的教师里,竟然看见了孙强。嗨,真是想不到,原来他调到了镇中心小学,从山沟沟来到镇上,教学条件好了,生活环境也好了,老班长由衷地为他高兴。

不久,听说孙强病了,比原来更重,老班长约上几个同学,一起来到孙强家,见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不住地呻吟。

老班长握着孙强的手,心头酸酸的,说:“看你病的,是给你的钱太少,让你停药了?”

“是停药了,但不是同学们给的钱少……”孙强欲言又止,闪烁其辞。

老班长猜想可能另有隐情,便拿出了当年班长的南京癫痫病哪里好威严,板着脸问道:“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孙强的脸一下子红了,结结巴巴地说:“为了调到镇中心小学,我把你们给的钱,都用在找人找关系上……”

老班长听了,呆住了,能说什么呢?

屋内的气氛有点沉闷,孙强一阵咳嗽,气喘吁吁的,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他的眼光躲躲闪闪的,吞吞吐吐地说:“我……我也是个好强的人,你们一个个出人头地,在你们面前,我抬不起头来,挺不起腰来,这样做人,还有啥意思?我也想改变自己、改变家庭、改变命运啊!”

老班长和几个同学都沉默不语,临走前,他们又凑齐一万元,塞给孙强的老婆,叫她无论如何也要把孙强送到医院治病。

一年后的一天,老班长去县实验小学接孩子,还没放学,他就在学校门口等,突然,从学校里走出一个人,老班长一惊:孙强!老班长惊喜万分,大步上前握住了孙强的手,说:“你怎么在这?是来听课?”

孙强笑了,瘦削而苍白的脸上泛出了微微的红润,说:“托同学们的福,我调到实验小学来了,上班才几天呢。”老班长高兴啊,把孙强的手握得紧紧的:“你小子可出息了,从山沟沟到镇上,从镇上又到县城,真是步步高升啊,恭喜恭喜!”

孙强调到县里后,按理说,和老同学离得更近了,来往更方便了,但奇怪的是他很少和大怎么可以治好癫痫?伙联系,几次都是老班长给他打的电话,电话里,总听孙强说很忙。

过了一些日子,听说孙强又病了,病得比上次更重,住进了医院。老班长和一群同学赶到那里,见孙强正发着高烧,神志不清,正在输液。老班长向医生询问病情,医生说:“这是一种慢性病,本来不要紧的,主要是病人停了药,又不注意休息,才使病情恶化。”

老班长问孙强的老婆是不是上次一万元用完了,才停了药,孙强的老婆红着眼睛说:“孙强不听劝告,他为了调到县城,用光了你们的钱……”

老班长一愣,苦笑着。

过了一会,孙强苏醒过来,睁开了眼睛,老班长走上前去,为孙强掖掖被角,说:“孙强,你不要心急,好好养病,我们会帮助你治病的。”

孙强吃力地说:“老班长,谢谢你,谢谢同学们……”

老班长犹豫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把那句久藏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孙强,身体是根本,再怎么着,看病是第一位的,有了钱,首先应该看病呀!”

孙强挣扎着试图坐起来,但终因气力不支而躺了下去,他喘息了一阵,说:“看好了病怎么着?还是一个字——穷,还是在你们面前抬不起头呀!我唯一想做的,就是要彻底改变自己的命运,像你们一样活得风风光光的……”

老班长身子一颤,心头沉沉的,说不出许昌市看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一句话来。离开时,他们又纷纷解囊,凑了一万三千元,塞给孙强的老婆,叫她一定要为孙强治病。

孙强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病情好转了不少,老班长他们悬着的心才落了地。

转眼三年过去了,一天,老班长突然接到电话,说孙强正在医院抢救,快不行了。

老班长赶到医院,看见孙强面部插满管子,双眼紧闭,脸色蜡黄,气若游丝。孙强的老婆一把鼻涕一把泪,眼睛成了红桃子。老班长心急如焚地问:“怎么病成这样呢?”孙强的老婆抽泣着说:“孙强鬼迷心窍呀,你们好心给那么多钱,他不拿去买药,还是偷偷花在找门子托关系上,他说看见你们每家像宫殿一样,而自己租住的家像个废品收购站,想请你们来玩都开不了口……”

老班长听了,连连摇头,心头隐隐发疼,他俯下身子,紧紧握住孙强冰冷的手,颤着声音喊道:“孙强,同学们都来看你了,你还有什么话就说出来,我们会继续帮助你的。”连喊数声,孙强的眼睛渐渐撑开一条缝,嘴唇翕动着,终于挤出几句话:“谢谢……同学们帮……帮助,我……我们学校那个副校长的位子快……快要到手了……”孙强的身子微微颤抖着,几颗浊泪沿着眼角滚落下来。

孙强最后还是没有抢救过来,当天深夜,他带着永远的遗憾走了,只留下老班长他们愣在病榻旁,呆若木鸡,欲哭无泪……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