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正文

海岩 河流如血 第六部分 16-

时间2021-04-05 来源:若初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住院费又成了泡影
  
  保良跑出那幢居民楼时并无一点胜利的快意,他脑子里想到的只是姐姐的住院费又成了泡影。那天下午他面对医生的催问低头无语,心里乱得没有一点主意。
  医生大概也觉得他的样子实在可怜,也没再用语言逼得太紧,松口说道:你再抓紧想想办法吧,反正你姐姐现在已经到了关键时期,治疗方案应该尽早决定。保良只能点头,只能对医生的宽限表示谢意。但住院的费用再怎么宽限也不能不交,这笔钱他又该上哪儿找去?
  那天晚上医生还是照常给姐姐打了吊瓶,吊瓶里还是照常注入了退烧、消炎和镇痛的一应药物。保良看着护士一针一针地将那些包装讲究的药液推进吊瓶,心里说不出是焦灼还是感激。
  姐姐睡了。
  保良回家。
  回家后先做晚饭。
  雷雷已经放学,正在家里复习功课,西安哪家医院能治癫痫病功课上的许多问题要问保良,保良机械地一一解答,心里其实失了方寸。
  饭好了,刚盛出来,雷雷最先听见,有人敲门。保良拉开门一看,很意外的,门口居然站着省公安厅老干处的王叔叔。而王叔叔的背后,还站着另一个人,高大魁梧,看着面熟,但保良一时想不起姓甚名谁。
  王叔叔不请自进,嘴里抱怨:“你这地方一来就得爬八楼,我这岁数的人,中间要歇两次才爬得上来。哎,保良,你看看这个人你认不认得?”
  保良正面去看那人,那人倒先叫了一声:
  “保良!”
  “……于,于叔叔!”
  保良认出来了,这个魁梧的男子,就是父亲过去的战友,鉴宁刑侦大队的小于叔叔。
  小于叔叔的出现,保良感慨多于亲切。小于叔叔就像一条河流的源头,从那个源头开始,保良一家命运的流向,就变得不可预知。直到今天,直到他和南京治癫痫好医院在哪雷雷一起,在这间简陋的小屋里,和同样满脸沧桑的小于叔叔无言相对的此刻,这条充满旋涡与转折的河流,也没有抵达最后的终点。
  老干处的王叔叔和站在卧室门口瞪着眼发愣的雷雷亲热了一句:“雷雷刚放学吧,你现在功课好吗?”
  雷雷没有吭声,保良督促:“雷雷,叫王爷爷。”
  雷雷叫:“王爷爷。”
  保良看着小于叔叔,又说:“叫于爷爷。”
  雷雷叫:“于爷爷。”
  雷雷也许感觉到了,舅舅看那位于爷爷的眼神,与看王爷爷是不一样的。舅舅和于爷爷像是早就认识,早就相熟,但,像是以前吵过架似的,到现在还有些拘谨和记仇。
  而那位王爷爷,似乎也看出了于爷爷与舅舅之间的欲语还休,他主动打破尴尬,冲舅舅吆喝道:“保良你们吃饭哪,让我们进屋坐坐!”
  舅舅这才从局促中解脱,把他们让进癫痫小发作首先药物卧室。这间卧室也兼做客厅和餐厅,一张小桌两把木椅,会客吃饭都在一处。
  小桌上刚刚摆了简单的晚饭,舅舅让雷雷拿到厨房自己先吃,然后请两位客人在椅子上落座,他自己则坐在了对面的床沿。
  三人坐下,于叔叔先说了一句:“保良你真长大了,如果在街上碰见,我绝对不敢认了。”
  保良说:“啊。”
  这句应答之后,三人都沉默下来。王叔叔只好再次打破尴尬,放开爽朗的声音:
  “保良,听说你姐姐病了,于局长今天特地从鉴宁过来看看,今天晚上他还有急事要赶回去,不然的话明天还想到医院去看看你姐姐呢。”
  于叔叔用动作接了这话,他从皮包里取出几捆钱来,放在桌上。那些钱还用银行的封条封着,保良用眼数了一下,竟是五万。于叔叔突然拿出这么多钱来,确实吓了保良一跳。
  “这钱,是你爸爸让我带过来郑州哪里医院治癫痫病好啊的,是给你姐姐治病用的。你爸爸现在,在我那里。”


  “我爸?”
  保良几乎不敢相信,父亲会用这种方式,主动和他联系,更不敢相信父亲会拿出钱来,为姐姐治病。
  “我爸在鉴宁?”
  “对。他已经回了鉴宁,一直住在我家。”于叔叔说,“你爸身体非常不好,我爱人和我母亲在家正好可以照顾他。他把他在省城住的那个小院子,又退还给公安厅了,拿到了一点钱,准备把你们家原来在鉴河边上的那个小院买回来。人老了,还是想叶落归根,还是原来住的地方最能适应。现在听说你姐姐病了,他就先拿了一点钱出来,托我过来看看你们。你爸爸说,如果钱不够,让你再给我打个电话。你姐现在好一点了吗?”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