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伤感文章 >正文

噩梦惊魂鬼故事故事会

时间2021-02-28 来源:若初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内容导读:梦鬼  李大同是良马镇上的中学教师,这天上完课回家,已经是晚上。李大同觉得有点头疼,吃了点安眠药倒头就睡。恍惚中,李大同仿佛听见有人开门进来的声音。勉强睁开眼睛一看,只见妻子刘若兰正笑眯眯地坐在床边,

梦鬼

  李大同是良马镇上的中学教师,这天上完课回家,已经是晚上。李大同觉得有点头疼,吃了点安眠药倒头就睡。恍惚中,李大同仿佛听见有人开门进来的声音。勉强睁开眼睛一看,只见妻子刘若兰正笑眯眯地坐在床边,含情脉脉地望着他。李大同正要说话,刘若兰从挎包里面掏出一块肉来,说:“亲爱的,你又没吃饭吧,我这里给你准备了猪蹄,快趁热吃吧!”李大同惊恐地摆手,紧张得说不出话来。刘若兰却自己先咬了一口,一缕鲜血从她的嘴角流了下来。李大同仔细一看,刘若兰的左手从手腕处齐齐截断,血淋淋地举着,而她右手拿着的,哪是什么猪蹄,正是她自己的断手!李大同惨叫一声从床上翻滚下来,夺门而出。可奇怪的是,李大同发现无论他怎样横冲直撞,推开一扇扇雕花的木门,却总也走不出房间。身后传来刘若兰凄厉的笑声,李大同一回头,正撞上刘若兰的脸,她还是那样含情脉脉地望着自己,嘴角上的那缕鲜血嫣红无比……

  李大同大喊一声,从噩梦中醒来,发现自己全身都被汗水湿透。看看时间,已经是后半夜了。李大同靠着床头坐起来,哆嗦着点燃一支香烟,然后,他下床来到卧室的书桌边。书桌上摆着妻子刘若兰的像框,那双含情的眼睛,温柔地注视着李大同。李大同冲那个像框鞠了一躬,把香烟插在像框前面的香炉里,嘴里面小声地念叨着,求妻子不要在梦里吓自己,李大同一边念叨,一边流下了眼泪。

  李大同看了看日历,3月13日——他的妻子刘若兰,是在三年前的这天失踪的。那天清晨,李大同去学校上课,刘若兰却说自己要进城打工。李大同以为她只是说着玩,因为两人结婚才一年,李大同舍不得妻子离开自己,他觉得妻子也是这样想的。但是,李大同从那天起,就再也没有见过刘若兰。三年来,李大同始终没有放弃过寻找妻子,他有空就进城张贴寻人启事,还向城癫痫病医院排名里面打工的老乡们打听,但是刘若兰就像凭空蒸发了一样,怎么也找不到。有人说刘若兰进城遇到大款,被人包养作了二奶,有人说李若兰遇到打劫的,被人杀害了……李大同却宁愿相信这些说法都是假的,他还是深深地思念着自己的妻子。

  三年来,李大同隔三差五地总要梦到妻子刘若兰。但是,这些梦就像是一部部的恐怖片,一次比一次吓人。有时,刘若兰在梦里面之前好端端的,忽然就断了手脚;有时,刘若兰没有头,冲着李大同喊:“还我头来!”李大同在这些噩梦中度过了三年,他受不了这种折磨,决定到城里面找个心理医生咨询一下。

  天还没亮,李大同赶上了头一班汽车,心事重重地进了城。

  梦蝶

  按照在家时看到的广告,李大同打车来到了慈源医院的心理科,这里的宋教授在心理学方面有很好的口碑,治疗过许多疑难杂症。因为来得早,李大同挂到了宋教授的专家号,耐心地在诊室外面等候。和李大同一起等候治疗的,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一个光头小伙子,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四个人谁也不说话,默默地坐着,气氛十分怪异。

  过了一会儿,护士把那个老太太和那个年轻女子叫了进去。不多时,护士点到了李大同的名字,让他和那个光头小伙子一起进去。李大同进到诊室,发现这是一个狭小的房间,木地板上放着几个床垫,灯光比较昏暗,先前进来的老太太和年轻女子都躺在床垫上喃喃自语。一个四十多岁、带着眼镜的中年医生走过来,轻声说他就是宋教授,并让李大同和光头小伙子分别躺到床垫上去,还嘱托他们不要发出大的声响。

  李大同刚刚躺下,宋教授递过来一个耳机让他戴上,并冲他露出了一个奇怪的微笑。李大同听到耳机里面传出悠扬轻快的音乐,还有一个富有磁性的男低音不停地说着“放松眼睛,放松大脑,放松全身”一类的话。李大同按照这个声音的提示,很快就闭上眼睛。他感觉自己躺在一个风景秀美的湖边草地上,耳边是轻柔的风,风里面还带着花香。李大同仿佛回到了童年时代,无忧无虑地在湖边奔跑,他看到一只漂亮的蝴蝶在前面飞舞,就不顾一切地追了上去。蝴蝶也发现李大同在追自己,拼命地躲避,忽高忽低地飞进一片树林。山西癫痫病那里看比较好 李大同追进去,却不见蝴蝶的踪影。这时,他听到有个女子在林子里唱歌的声音。走到林中的一块空地上,他看到了自己的妻子刘若兰。

  李大同拔脚就要跑,刘若兰拉住他说:“我是你的妻子啊,你跑什么?”李大同说:“我、我怕你又吓我!”刘若兰笑笑,说:“我不是好好的吗?”李大同仔细一看,刘若兰穿着她失踪那天的衣服,身上没有一点血迹,这才放了心。两个人肩并肩坐下,说了好久。李大同诉说着自己三年来的思念之苦,刘若兰说自己真的是去打工了,还赚到一大笔钱,不久就要回家了。李大同高兴极了,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落在地上时,只听嘭啪一声响,李大同看到自己踩碎了一个圆球,从里面飞出成千上万只蝴蝶,绕着两个人的身体翩翩起舞。李大同拉着刘若兰的手,也让她看这些美丽的蝴蝶,刘若兰却惊慌失措,说:“大同,别管我,你快跑!这些蝴蝶有毒!”说话间,李大同发现刘若兰的脸上、身上落满了蝴蝶,趴在地上痛苦地挣扎。李大同不顾一切地扑上去,一边驱赶着自己和刘若兰身上的蝴蝶,一边大哭道:“我死也要和你在一起,你知道我找你找得多辛苦吗?”可是蝴蝶越来越多,像乌云一样布满了天空,像炸弹一样在李大同和刘若兰身边降落下来。李大同拼命地挥舞双手,想赶跑这些蝴蝶,但是没用,他只好抱着妻子在地上翻滚,翻滚……

  李大同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宋教授和那三个病人都不见了,自己也并不在诊室里,而是在良马镇郊外的一处坟地里躺着,身上沾满了土。这是怎么回事呢?李大同毛骨悚然,看来那个宋教授有什么邪术吧?这时,他发现身边放着一个小药瓶,上面有宋教授写的一句话:“每日一粒,七日见效,无梦神丸,噩梦全消。”

  李大同决定还是试试这个药再说,他把药瓶揣在了怀里。临走前,他望了望自己所处的坟地,好像想起了什么,但却有点模糊。冲地上吐了一口唾沫,他头也不回地向家里走去。

  梦游

  吃了宋教授给的药丸,连续好几天,李大同发现自己不再做梦了,每天都能睡个安稳觉。这天,他一大早就起来,精神饱满地去学校上课。刚刚打开门,邻居王安站在门口,用狐疑的眼光望着他问:“大同啊,昨晚上干什么去了,害我一夜都没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收费有睡好觉。”李大同很奇怪,自己明明睡得很好啊,晚上能干什么呢?王安说,昨天晚上刚睡下,就听到李大同这边传来了开门的声音,声音很大,好像是撞门的声响。王安出来看了看,只见李大同家房门大开,李大同却不知去向。为了防止东西被盗,王安就把李大同的房门重新关上,回去睡觉了。才刚刚睡着,只听咣一声又是撞门的声音,把王安又给吵醒了,他起来过来看了看,听到李大同在卧室里发出呼呼的鼾声,喊了好几遍都没有应声。所以,王安一大早就守在这里,要向李大同问个清楚,到底是什么事情,大半夜的也不让人睡好觉。

  李大同听王安这么一说,惊出了一身冷汗。自己明明睡得很香,没有做梦,也没有出门,怎么会被王安听到开门关门的声音呢?他推说自己晚上出去买了盒烟,把这件事糊弄了过去。等王安骂骂咧咧地走后,李大同翻过鞋底一看,果然有很多泥土,而且都很新鲜。难道自己昨晚真的出去了,但自己却一点印象都没有。莫非,是梦游?

  王安是镇政府的干部,两人平时不怎么交往,李大同对这个人印象不太好。记得三年前,就是王安告诉李大同说刘若兰出门打工去了。但是刘若兰失踪后,王安却经常告诉李大同一些小道消息,不是刘若兰死了,就是刘若兰跟有钱人跑了,而且说得跟真的一样。李大同十分怀疑王安的用心,却说不出什么理由来。仔细想一想,李大同觉得王安可能是撒谎,故意编造出梦游的忽悠自己。但是,王安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李大同百思不得其解。

这天晚上睡觉前,李大同拿出药瓶,瓶子里的七颗药丸只剩下最后一颗。犹豫了半天,想到梦境的恐怖,他还是一咬牙吃下了这最后一颗药丸……

  梦醒

  良马镇的灯光陆续熄灭了,人们都进入了梦乡。但是,在良马镇荒郊的一块坟地里,此时却并不安静。一大群警察悄悄地埋伏在坟地周围的草丛中,密切注视着坟地的一切。过了大约两个小时,一个黑影晃晃悠悠地朝坟地走来,像是一个醉汉。这个醉汉自顾自地来到一个坟包前,伸手朝地上拼命地挖了起来。不一会儿,醉汉仿佛挖到类似尸体残骸的东西,使劲抓着这个东西往外拉!醉汉拉了半天,没有成功,他弯下腰继续用手挖着地上的泥土。这时,另一个黑影悄无声息地溜癫痫病手术能治愈吗进了坟地,站在那个醉汉身后,悄悄地举起手中的斧头……

  一声枪响过后,坟地里面顿时灯火通明,警察一拥而上,将拿着斧头的黑影牢牢按在地上,翻过脸一看,原来是王安!那个醉汉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不住地说:“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在这里?”这时,宋教授把醉汉从地上扶了起来,说:“李大同,该醒一醒了,三年前发生的事情,你该记起来了吧?”李大同正是那个醉汉,听到宋教授喊自己的名字,他一下子想起了什么,扑倒在坟地里的那具残骸旁,嚎啕大哭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原来,宋教授在给李大同进行催眠治疗的过程中,听到处于无意识状态下的李大同讲述了三年前的一件凶杀案。根据李大同的叙述,三年前的3月13日,李大同担心自己的妻子真的外出打工,便中途返回家中,结果发现自己的妻子刘若兰和邻居王安睡在一起。争吵中,李大同失手杀死了刘若兰。王安是镇政府的一名干部,因为害怕这件事情会影响自己的仕途,于是胁迫李大同一起将刘若兰的尸体连夜分尸,并分几次埋在荒郊的一块坟地的不同地方。事后,由于过度惊吓,李大同选择性失忆。从表面上看,李大同完全记不得这件事情,但这件事却深深地埋藏在他的潜意识里面,所以他经常做噩梦。

  为了证实李大同所说的是实情,宋教授一边报了警,由警方暗中监视李大同的一举一动,一边把李大同送回到那块坟地里面,希望进一步刺激他的潜意识,使他恢复记忆。宋教授留下的药物,也有促进潜意识的作用,李大同吃到第六颗药丸的时候,终于发生了梦游,独自一人赶到坟地里面挖出了刘若兰的尸骨残骸,然后回家睡觉。但是,悄悄尾随的王安又把尸骨重新掩埋了。在李大同吃下最后一颗药丸后,他再次赶到坟地挖掘,暗中跟随的王安害怕李大同会使自己三年前的丑行暴露,于是起了杀心。幸好警察及时开枪打伤了王安的手臂,李大同才捡回一条命……

  李大同和王安双双入狱,情况却截然不同。李大同的良心得到了安宁,不需借助任何药物也能睡上踏实觉。王安却每天晚上都做起了噩梦,梦到的情景和李大同的非常相似……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