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散文精选 >正文

巴金寒夜读后感

时间2019-11-22 来源:若初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导语:巴金寒夜怎么写?以下是小编精心为大家整理的有关巴金寒夜读后感,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欢迎阅读。

  2016年11月8日,立冬。我站在阳台上怀念德州干燥寒冷却因有牵挂而变得难以忘怀的冬天,也许州城的我所惦念的他们而今正在踽踽寒夜中发出伤春悲秋的感叹,亦或似曾树生般胆颤于寒夜的凄冷,期盼着时间来决定一切,给予些微不足道的温暖。身在江南的我,眼睁睁的看着整整四个月的时光在我的手掌翻涌,升腾最后归于平静,而我的未来薄如蝉翼般在天空划过,没有声音。从那一刻起,我对自己说,即便身处寒夜,也要向孩子般单纯、简单,执着于梦想。

  人间三部曲是巴金优秀的系列小说之一,寒夜可谓其中的经典之作。作品诞生不仅是个人的绝唱,也是一个文学繁荣时代骤然停止的标本,代表着中国文学的最高艺术水准。作品内容是以抗战胜利前后的XXX“陪都”重庆为背景,以一对夫妇——汪文宣宝宝睡觉时频繁抽搐,曾树生生死离别,家破人亡的情感纠葛为线索,展示了他们凄惨的悲剧命运,也揭露了XXX反动统治的黑暗和腐朽。《寒夜》的开始是1944年重庆一个寒冷的冬夜。两年后,十里洋场大上海的一个寒夜里,一个渺小的读书人的生与死也画上了句号,只留下一个孤苦伶仃的女人在寒风凛冽的夜孤苦伶仃的继续幻想明天。夜太冷,她需要温暖,而我更需要从寒夜中看到他们的悲剧,然后怀着更现实的梦想上路,寻找属于我的温暖。

  提及汪文宣的名字,我总会不自觉的同时想起孔乙己,一样悲剧的性格,同样凄惨的命运。可是巴金笔下的汪文宣的性格似乎更为复杂,被黑暗社会毒害和侵蚀的更为彻底。巴金在后记中说道:“我从来不是一个伟大的作家,我连做梦也不敢妄想写史诗。诚如一个‘从生活的洞口……’的批评家所说,我不敢面对鲜血淋漓的现实,所以我只写了些耳闻目睹的小事。”汪文宣也是一个热爱生活又怀有远大理想的新知识青年,但理想却逐渐被岁月侵蚀的变换了模样。他有爱心,奉献着爱也拥有着爱。可生活却极度痛苦,在痛苦中他广州市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癫痫科怎么样与妻子决裂,在一切的就急于苦难中更加渲染了他的彷徨与苦闷,就这样在悲苦中死去。有时感觉文中的主人公与自己有很多相似之处,有着同样的迷茫。

  2017年5月,大一的我在江南小城浑噩的过着学习生活,可取不知如何变得更好,依稀记得在寒夜的街上,我一个人孤独度过。其实我们不必奢望别人给予自己温暖,自己给自己温暖才是最好的选择。其实有些是不必计较。2017年11月8日,立冬,身处寒夜,温暖却在心间。每一天我都提醒自己要变得强大,比昨天的自己强大,充实的度过美好的时光。

  夜太冷,我心赤诚……

  在读《寒夜》的时候,有种读巴金的《家》的感觉,从头到尾,给你一种阴郁,沉闷,压制的感觉了。除了小说你那浓浓的母爱和夫妻之间那不时感动的爱情,剩下的,确实只能是“寒夜”了——抗战胜利前——经济萧条——难以为生的寒夜。

  觉得主人公汪文宣,他母亲汪母,他妻子曾树生。三个人之间的关系就像一个等边三角形。本来武汉癫痫治疗医院哪家好,我们知道,一个三角形,它的稳固性是最高的。但是,当其中一个角不牢固的话,这个三角形也就不稳固了。小说中汪母和妻曾树生的关系就是动了三角形的角——不稳固了。在读小说,有点不明白为什么这样。过后想想,是否是传统和进步小资产阶级**。汪母是一个传统的女人,她深爱自己的儿子,爱得有点入骨。她痛恶儿媳那种小资产阶级的作风,早出晚归,参加舞会,交男朋友,是深深的厌恶,巴不得她离开。而曾树生,她接受过高等教育,在经济上独立,甚至能支持难以维持的家,她追求浪漫,参加舞会,都不假。这注定了这两个女人之间的斗争,可是她们也都是爱汪文宣的,因此她们的战斗往往为了汪文宣而达成和解。

  而主角汪文宣,所谓的“大好人”,事实上,确实是一个好人,在出版社一个小小的校对职员。无疑,这样的人生在这个时代,是一个悲剧,尤其是在困难的,人情稀薄的社会。这里没有多少同情,得了肺病被同事们疏远,甚至同事集体写信要他别去上班,怕传染给他们。除了钟老,和差不多唯一的好人钟老是唯一的朋友,可黑龙江哪的癫痫病医院好是两个人最后都双双病死。汪文宣给人的整个感觉就是软弱,缺乏鲜明的个性,事事谦让,没有心机。他夹在自己的母亲和妻子之间是相当难做的,他爱他的母亲,同时也深爱他的妻子。在她们每次争吵的时候,他都在母亲面前替妻子说话,在妻子面前替母亲说话。到最后他重病在床,她们还争吵的时候,他深痛欲绝。最后曾树生离开这个家,随银行牵到了兰州,还有她的男朋友银行的陈经理,如果可以这样说的话。但她还是每月都寄来信和给家里相信的费用。说明她对这个家,特别是汪文宣,还有在学校的儿子,还是有感情的。而那时汪文宣的肺病,也越来越重,只有母亲,在身边无微不至地照顾他。这个家里,已经没有了生气,没有了笑容,只有压抑和痛苦。

  到最后,汪文宣快死的时候,抗日战争胜利了。可是,这个家的苦难,并没有改变。套用某句话,就是,胜利是别人的,与“我”何干。等曾树生回来的时候,汪文宣已经死了,葬在哪里都不知道。汪母和自己的儿子也不知道搬哪里了。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字——冷。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