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情感日志 >正文

在上海的日子6――刘萧靖梁_生活趣事_散文在线_蜀韵文学网

时间2019-07-16 来源:若初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第六天)2013年1月4日

 

  今是我来上海感觉最冷的一天,一早上估计四点多,我已经被钻心的寒气冷醒了,被窝一直都是冰凉冰凉的,不论我怎么弄都是那么冷,都是那么让人“辗转反侧”,同时也让我想起大一时,和舍友李伟露宿山野那次,那个夜晚终南山上的温度,和我今晚被窝的温度没啥区别,我真想和那次一样,为了防寒预暖,站起来一直打五步拳,打到天亮为止。我看着舍友们一个比一个睡的香,呼噜声此起彼伏,我真是羡慕不已,努力试着去睡着,可被窝的冰凉,却让我无心睡眠,就默念着时间可以过的快点,上海的天尽快亮起来,这样我可以早早起床,就可以活动活动,也就不会在被窝这么冷了。

 

  很快,时间就在我的“催促”下早早过去,大家终于起床了,宿舍的七个人也顾不得吃早饭,手忙脚乱洗刷完毕,还是和昨天早上一样,七点半准时坐大巴去夏普公司,上海夏普公司离我们的住处还有十几公里路,路上的红绿灯遍地都是,烦人的很,车刚要提速行驶快点,这倒好,还没走几百米,就停车了,一路上不断重复着停停走走,让大家本来一颗骚动的心,又多了几句抱怨声,唉!班还没上一天,反倒被这些上班之外的因素,把每一个来上海打工的同学,搅得心里乱昏昏的,大家来上海都六天了,钱一分没赚不说,各掏腰包花了不少,反倒把人折腾来折腾去的,真费劲又费神。

 

  车断断续续的行驶着,车窗玻璃上罩的全是水蒸汽,窗外风景还是有的,可现在工作也没有着落,今去了也就是培训,我无心顾及那些别墅,小桥流水啥的,一心祈祷着,今儿去培训别出什么意外,顺顺利利培训完,明就可以顺顺利利正式上班挣钱了,想想就让人高兴,千万别出什么意外。

 

武汉专治癫痫医院  经过半个小时的折腾,我们到了夏普公司,刚开始也是像昨天一样培训,播放一些视频、ppt,大家听的不是很认真,都是三三两两凑一块聊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同时在座的一百多号人当中,男生占大多数,还有那么几对情侣,看他们贴的很近,也在窃窃私语,我看在眼里,心里真叫那个羡慕,情侣们在学校形影不离也就不说了,竟然还一块来打工,可以说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能不让人羡慕吗?我想:情侣们一块出来打工,窃窃私语的场景,其他男生看见了,多少也会有几分羡慕之情。

 

  羡慕是羡慕,无聊是无聊,我们算是对夏普公司有了初步的了解,夏普是中外合资企业,可以说是日本人的公司,他们依靠中国的土地,还有廉价劳动力,在中国建厂房,来取得他们应得的利益,主要生产白色产品,比如:洗衣机、电冰箱、空调、空气净化器。看过视频后,公司的几个负责人,开始给我们一百多号人分配安排工作,领工作牌、工作服,只要叫到名字的同学,就跟着负责人过去上岗,本来我们是被最先叫到的,可是名单上面排在最前面那几个人,大家骂他们是“傻逼”,负责人无论怎么叫他们名字,他们都不出现,谁也不知道他们去哪了,很有可能早不想干,悄悄溜了,于是负责人生气直接不叫我们后面的人名了,换了张单子,重新叫其他组的名字,眼看着一起来的那些同学,都被安排完了,领了工牌、工服,由工作人员带队直接去工厂上班了,而我们剩下的几十号人,就被他们晾在一边,不管我们死活。

 

  生气归生气,那些人还算有颗责任心,开始叫我们这组人的名字,我们一一都领了工牌、工服,然后有人带我们去坐发大巴车,许多人都还蒙在鼓里,云里雾里的,我就是其中一位,都不知道去哪里,有人说:“刚刚这是夏普的新厂,我们要坐车去老厂上班。”我们上了大巴车,摇晃来摇晃去的,车驶过一座桥,好睡眠癫痫病吃什么药像叫什么金桥,我也不太确定,杨涛坐我旁边,他也不清楚我们的具体方位,于是他拿出手机,用手机地图定下位,发现车经过的地方有条河流,也没显示河的名字。

 

  车转了好几个弯,在“上海夏普电器有限公司”门口停住了,几十号人下车后,刚要进夏普公司门,可两个保安将我们拦了下来,原来别人进门都是打卡,可我们的工牌还没有登记信息,根本就刷不了,显示不了个人信息,我的工牌上写着“姓名:刘志强;工号:AX105;部门:空调工场”。

 

  我们又在夏普公司老厂门口等了几分钟,时间总是在这些等等等的过程中浪费,本来大家来上海还没有上班也就认了,现在又让我们等,总有人在那里喊爹骂娘,既抱怨张三,又抱怨李四,我呢?也就静观其变,事情总是在不断向前发展着,我们可以进门了,夏普老厂看着面积不是很大,左面是一栋三四层的楼房,看样子是生产车间,楼下停着几辆丰田、别克、大众轿车,也算不上是高档车,右边就是工人食堂,我们进了门,没人接待我们,劳务公司的经理招呼我们进了食堂,大家正饿的头晕脑胀呢,寻思着进了食堂到底是吃米饭还是盖浇饭,进去我们刚要准备打饭,人家劳务公司经理不让我们吃饭,要我们大家坐一块先等等,这时我才发现,我们一块来老厂的同学其实挺多的,坐一块看着气势也挺庞大的,整个食堂的三分之一我被我们占满了。

 

  当时我们正饿的眼冒金星,还不让吃饭,大家能不抱怨吗?看劳务公司的经理在我们前边转来转去的,李柱早想着上去揍他,郭宝宝和那什么阿牛的,一直站在那经理旁边,其实他俩心里也挺着急的,我想郭宝宝也饿的很,他早上比我起床迟那么几分钟,估计也没有吃早饭,眼看着快要到中午了,有人开始来食堂吃饭,陆陆续续来了很多人,他们都是夏普公司先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效果好前的老员工,他们那些人一进门,首先看的就是我们,我们既不吃饭也不干其他事,就在饭桌旁干坐着,他们看我们的眼神就像看猴子一样,看的我们浑身不爽,我们这边的很多人,好像做错事觉得很不好意思似的,低着头不看那些看我们的人,任由那些人打量着我们,用眼神来蔑视我们这群新来打工的人,我可没有低着头,我又没做错事,我又不是什么稀奇的猴子,也用看猴子的眼神来打量他们那些人,他们当中高矮胖瘦、贼眉鼠眼、虎头虎脑……什么样的人都有,杨涛、冯云讨论着看看有没有什么美女啥的,见着谁就说谁,听他们讨论的话,我还觉得蛮专业的,在这方面,他俩的观点可以独树一帜。

 

  等啊等,我们都快成饿死鬼了,还不让我们吃饭,再这样下去,可要玩出人命的,李柱、王乐终于忍不住了,看别人吃的香着呢,眼馋的不行,就很不好意思的走到盛饭窗口,看别人吃饭都刷卡,他俩也刷卡,可我们的工牌还没有登记信息,结果可想而知,想当然的刷不了卡,刷卡是有声音的,盛饭人员听到刷卡声音后,才能确保给工人们打饭,他俩的卡没刷响,很快又回到了原先坐的位置,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抱怨,骂张三骂李四,接着再骂王麻子。

 

  等等等等等,再要是等不出个结果,不让大家吃饭,我看他们这个劳务公司,就别想再在上海开下去了,趁早卷铺盖回家滚蛋,过了一个多小时,食堂的板凳我被我们坐热了,我们也可以刷卡吃饭了,当我饿着的时候,只要能吃饱饭,我觉得这就是幸福。我昨天的愿望泡汤,今天终于又重新实现,我必须要来碗米饭,外加四菜一汤,我、杨涛、李柱,米饭一碗接着一碗,我总共盛了三次,也就吃了三碗,杨涛也不例外,和我一样吃了三碗;李柱更是厉害,光看他那体型,要是不吃四碗,真是对不起他爸妈,你还别说,他还真吃了四碗,吃完还觉得吃的不痛快;郭宝宝看着瘦骨嶙峋哪个药根治治疗癫痫病?的,在饥饿的情况下,丝毫不敢示弱,他在吃完米饭的同时,又投机取巧,偷偷摸摸盛了一盘盖浇饭,回来以后还给我们传授成功的经验,按理说,公司的每名员工每天只能吃两顿饭,每次也不可能多打饭,但只要有心计,每次照样可以吃好几份,杨涛、李柱看在眼里,对郭宝宝真叫那个佩服,说话的语气当中还有几分嘲讽,说郭宝宝不亏为我们大家的负责人,阴险奸诈,郭宝宝才不管他们说什么呢!只自己的饭,让别人去说吧。

 

  幸福的时光总是过的很短暂,吃完午饭,来了一个小个子的女的,和别人说话时,操一口地道的上海方言,看样子不是领导也是什么长,她给我们分配个人拥有的小柜子,让我们回去后自己买个小锁子,明天来挂上,一切布置妥当。我们这些男男女女,有一半人被安排在二楼车间,我郭宝宝等二十多个人被安排在三楼车间。

 

  我们首先要熟悉车间嘈杂的环境,看着一切机器,都是那么新鲜,都是那么好奇,都想上去自己亲手触摸一下。今有一些累,算是上班的第一天,也没干啥活,我们下午16:40早早下班了,来接我们的是公交车,而不是上午的大巴车,令所有的人都很失望。其他一些车间的事,等到明天再说,今有些累,晚饭在夏普公司没着落,只能是回到住处,各掏腰包,吃点鸟食,怎么也吃不饱,吃多了还舍不得钱,也就那样凑合下。冯云、王乐开始没钱了,他俩在想办法弄点钱,对付剩下不可知,还需要自己掏腰包的日子。

【责任编辑:叼烟的风景】

TAG标签:

【审核人:】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