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正文

【原创首发】猫眼世界 _影视书评 _散文在线_蜀韵文学网

时间2019-07-16 来源:若初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一)

  我是一只猫,浑身上下有着一溜黑色的皮毛,黑中透亮,光滑的如缎子一样顺溜。我可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就是地道的土猫。你别看我的出身不好,我可受宠了,主人特稀罕我。主人还给我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嘻嘻,我叫“黑猫警长”。特牛气的名字,这个名字可不是白给我起的,我是一只机智勇敢,看不得邪恶的黑猫警长。

  自从我被主人抱进家门,我就成了他们家中的一员,主人不管去哪都喜欢带着我,我已经成了主人忠实的伙伴。这条街里很多人都认识我,每天我没事干时就趴在大门旁的石凳子上晒太阳,伸伸懒腰,打个哈欠。我特爱干净,没事就用舌头舔舔爪子,梳理一下,浑身上下黑缎子一样的皮毛。用爪子玩弄飘落在石凳子上的落叶,闻着九月菊飘来的缕缕清香,还有秋雨飘落后散发的泥土的味道,在细长又有些泥泞的小院里撒着欢地跑。

  我最喜欢吃鱼,主人知道我的癖好,无论日子过的多么的艰难,隔三差五地给我改善伙食,最近自我感觉又有些发福了。

  秋说来就来了,一转眼天气一天比一天凉了起来,门前的老榆树叶子已经掉的差不多了,树下堆了一层厚厚的落叶,秋风一吹,落叶发出“沙沙的”声响。这里成了我的游乐场,我追着落叶玩捉老鼠的游戏。

  下面我介绍一下我的主人吧!我的主人今年已经有60多岁了,自从那次家里发生了变故以后,我看他越来越苍老了,乱蓬蓬的头发,几乎全都白了,白花花的银发在太阳的照射下褶褶发光。今年牙又掉了两颗,岁月不饶人啊!生活的不幸和岁月的沧桑,刻在他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上。人老了,房子也老了,四面通风,我躺在炕上就能感觉到秋风穿过窗棱带来的寒意,这已经是八十年代初的青砖房了,风雨飘摇了几十年,屋子里的墙面还是用泥抹的呢!时不时就有脱落的墙皮咂在我的身上,屋子里散发着一股腐朽的味道,下点雨土地面就开始反潮气,沾得我满爪子的泥土。

  (二)

  时至暮秋,落叶纷纷飘零,夜晚的天气已经很冷了。主人生病了,病的很厉害,我听到他在说着胡话:“英子,不要离开我,不要丢下我一个人。”主人一定是发高烧了,那次家里发生了变故以后,主人的身体大不如前了,经常爱感冒发烧,我也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东方泛起了鱼肚白,朝霞越过最后一丝黑治疗癫痫病的费用需要多少暗冲破了地平线,天亮了,呼啸了一夜的秋风终于收敛了一点。主人努力地爬了起来,吃过药,又喝了一些热水,渐渐的有了一点精神。门“嘎吱”一声打开了,走进来一位20多岁的男人,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装着各种水果和补品。他是主人的侄子金柱,金柱是来看他叔的,还算这小子有良心,他能念完大学,当年主人没少出钱。

  “叔,感觉好点没,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金柱放下手中的塑料袋,对躺在炕上的主人说道。“是金柱啊!叔没事,不花那冤枉钱,人老了就这样,躺一会就好了。”主人坚持着,我知道他是坚强的,我更知道现在家里的经济状况。

  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金柱已经做好了饭菜,热气腾腾的,饭菜的香味真是诱人啊!主人喝了一口白酒,脸上开始泛起了红润,精神也比早上好多了。金柱一杯白酒下肚,话也多了起来:“叔,你这种情况应该办个低保。”金柱又斟了一杯酒说道。“啥是低保,俺也不懂啊!”主人没有文化,当今社会很多新鲜的话题都没听过。“叔,你真老土,就是社会的最低保障,给那些没有工作能力的人群的一种福利。”金柱讲的头头是道。“那感情是好了,是社会的福利,那俺也办一个去。”从主人笑容可掬的脸上,我想这一定是个大好事。我趴在主人的身边,用身子蹭他的腿,我也替主人感到高兴。真好,等主人有了钱,就又可以吃到鱼了,我已经很久没有吃过鱼了。

  这事说办就办,金柱又告诉主人,申请低保要持有当地常住户口的城镇居民,主人就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这点符合要求。金柱接着说,申请低保是由户主向户籍所在地的街道提出书面申请。说着金柱把纸和笔已经准备好了,金柱写了一份申请材料交给了主人。

  主人原本也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和和美美的一家人,三年前,被一场意外彻底的粉碎了。当年主人的儿子大亮下班回家,路过城郊的卧龙湖,听到“救命”的呼喊声,大亮不顾一切跳入湖中救起一名落水的学生,由于湖水太深,落水的学生距离岸边很远,当大亮把落水的学生拖到岸边时,大亮已经筋疲力尽了,一个浪头把大亮打入湖底,就再也没能起来。大亮是为了救一名落水的学生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成了一名见义勇为的英雄。留下了孤苦无依的老两口,“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让大亮的母亲无法接受,那一年的冬天得了一场大病,随着儿子而去了。一年里主人痛失了两位亲人,头发在一夜之间全白了,脸上又增添了几道皱纹。多少个夜淮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里,我看到主人拿着儿子见义勇为的证书而默默地流泪。

  (三)

  第二天天刚亮,主人就已经起来了,吃过早饭,主人穿戴整齐,准备出门了,我跟在主人的身后,“喵喵地”叫着,随时准备着随主人一起出发。深秋的天气很冷,北风呼呼地吹着,吹乱了主人发白的头发。主人抱起我,满脸的笑容,民间有句话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现在的我们就是这样的心情,主人高兴,我就高兴,我也沉浸在主人无限的快乐中。

  天气真冷啊!我紧紧地趴在主人的怀里,还能感到风吹过脊梁,有一丝丝寒意掠过。好在社区离的并不算远,绕过一条街,穿过两栋居民区,在这个小区的尽头就是汇兴社区了。远远的就看到了社区门前蓝色的大字,主人加快了脚步,希望就在眼前,总有一种胜利在望的感觉,人只要心情好了,精神就爽了,走起路来脚下就会生风。

  “同志,俺是来办低保的。”主人拿出了户口本,身份证,和金柱写的低保申请证明,还有儿子大亮见义勇为的证书,全部递给了服务台里的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仔细审核了主人递过去的证件及申请证明,足一做了登记。“老人家,您的情况我们已经做了登记,下一步我们还要到您家里核实。”工作人员说道。工作人员对还站在原地发愣的主人说道:“老人家,您先回家等通知吧!”

  “好,好,那个......那个得等多长时间啊!”主人满是皱纹的脸使劲的舒展了一下,用手捋一捋白花花的头发。煽动着没有几颗牙的嘴说道。

  “老人家,我们对您的实际生活情况进行核实后,会上报到县里的民政局,具体什么时候能下来,我们也说不准。”一位好像是领导模样的中年人说道。

  “那好,小黑,我们回家等着。”主人朝我摆了一下手,我立刻心神领会,乖乖地等着主人把我抱在怀里,用头使劲地蹭着主人的胸口,主人用手抚摸着我的身体,“小黑,不要调皮,乖乖的,马上就有鱼吃啦!”

  走出社区的大门,秋日午后的暖阳照在我们的身上,我挣脱开主人的怀抱,跳到地面上,惬意地享受着阳光的温暖。两道细长的身影被我们甩在了身后,满地落叶的街道上,一人,一猫,迈着轻快的步伐行走在回家的路上。

  经过这几天精心的调养,加上好的心情,主人的病已经基本痊愈了。半个月后,社区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主人有些着急了,我陪治疗癫痫病的费用高吗着他又跑了趟社区,社区的工作人员态度还是很好的,老人家,不要着急吗?凡事都要有个过程急不来的,你的情况我们已经上报给县里的民政局了,你的情况领导会优先考虑的。要不这样,你自己去县里的民政局问问,说不定审核的能快点。

  “唉,这社会办点啥事都费劲,自己还斗大字不识一个......”我听到主人自言自语地嘟囔着。

  第二天,我陪着主人坐上了去民政局的公交车,十月末的天气,是婴儿善变的脸,早上我们出门时,还是大晴天,这会乌云滚滚,刚下了公交车,黄豆大的雨点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飘落在我们身上,我被主人抱在怀里还好点,雨点落到主人的脸上,身上,不一会的功夫衣服就已经湿透了。

  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民政局的大门,我们找到了主管“社会保障”的副局长。刚到办公室的门外,就听到屋里有娇滴滴的女人的声音:“王局长,你答应给我买的东西什么时候买啊!”“宝贝,别急,少不了你的,来来让我亲亲。”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传入耳畔。“咚咚”的敲门声打破了房间里对话,门开了,房间里弥漫着女人香水的味道,还有女人的内衣......

  “宝贝听话,你先回去,我这要办公了。”仰卧在老板椅上的男人,带着一副眼镜,眼镜后面的金鱼眼凹凸着,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对着那个打扮妖艳的女人说道。

  女人及不情愿地瓢了主人一眼,一步三摇地摔门而去了。

  “王局长,打扰您了,我想问问,我的低保审批下来没有。”主人毕恭毕敬满脸堆笑地说道。

  “你是哪个街道的。”王局长打着官腔问道。

  “汇兴街的。”主人一边说,一边把证件递了上去。

  “噢!你儿子还是见义勇为的英雄!”王局长眯缝着一双金鱼眼说道。“老人家,你的情况我们都登记了,你先回家等消息吧!”王局长补充道。

  “铃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王局长一摆手,让我们马上出去,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我看到王局长抓起电话:“喂,你好”身体仰卧在老板椅上,拿出一副当官架子道。门关上了,我看得清清楚楚,也听得清清楚楚。

  “老王吧!我是刘副县长。”王局长嗖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一副笑容可拘的样子,一双金鱼眼裹在堆满笑容的脸上,显得更加的小了。

  “刘副县长,您日理治疗癫痫病最好的药物万机有什么事情让秘书吩咐一下就行了,您看,您还亲自打电话来。”王局长语气温柔极尽讨好地说道。

  “有这个事情啊!我母亲自己单独居住,我想给她老人家办个低保,请你帮个忙啊!”电话那头说道。猫的耳朵特好使,我能听到细微的响动,午夜里,老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掌握之中。他们的对话我听的真真切切。

  “刘县长,您吩咐的一定想办法办到,您就让老母亲在家等好消息吧!”

  (四)

  又过了半个月,社区工作人员到我们家核实实际的生活情况。又给我们的房子照了像,主人的证件又重新复印了一份。“等消息吧!”丢下一句话,就都开着小车离去了。

  此后,我又陪着主人跑过几趟社区和民政局,得到的回复都是“回家等消息去。”我看到主人满是皱纹的脸更皱了,蹒跚在回家的路上。现在已经进入冬季了,呼啸的北风穿透主人单薄的衣衫,我紧紧地趴在主人的怀里,还能感到阵阵寒意袭来。

  年关将至,是北方一年中最冷的时候。清晨,晶莹的,剔透的雪精灵漫天飞舞着,路面上很快就积满了厚厚的一层雪,房屋,树木,街道,这天与地仿佛连在了一起,好一幅安徒生童话世界的雪王国。我随着主人来到民政局,主人低头抖落了身上的积雪,我调皮地跳了下来,伸了个懒腰,用爪子在雪地上留下一串串的脚印。这时,保安打开了民政局的大门,一辆小轿车风风驰电踯般地驶了出来,说时迟,那时快,我“喵喵地”大叫着,主人听到我的叫声一个闪身躲到了一边。小轿车毫不留情的从我的身上轧了过去,在我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我看到主人大惊失色地向我跑来,鲜红的血染红了洁白的雪地。还有主人失心裂肺的呼唤,保安走了过来,哪来的老头,还有一只死猫,真晦气!都快点走开。

  “保安同志,我是来找王副局长的。”

  “王副局长,这里没有王副局长,王副局长已经调到县里任副县长了,有什么事找下任局长吧.......”

  雪花还在飘落,天地间一片苍茫,更加苍茫是那颗滴血的心......

  

TAG标签:

【审核人:】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